高官

当前位置/ 主页 > 益购 > 高官 > 正文

【赤子文苑】垂钓诗画 pypuujti

  

垂钓诗画

来历:赤子杂志社

我国有着悠久的垂钓汗青,最早可以上溯到远古的渔猎时代。相传舜曾手持钓竿垂钓,以钓果腹,由此看来,舜大概是最早的垂钓者。 全国叫垂纶台的处所就有十几处,许多胜景奇迹就是因名人垂钓而得名。如山东鄄城庄子垂纶台、湖南桃江屈原垂纶台、江苏淮安韩信垂纶台、湖北武昌孙权垂纶台……在这些名人中,首推在陕西磻溪垂钓的姜子牙和在浙江桐庐垂钓的严子陵。相传姜子牙在渭水边用直钩垂纶,也没有鱼饵。外出狩猎的周文王见到非常纳闷,在谈话中看出了姜子牙的才能,就请他做了国相,从而留下了“姜太公垂纶,愿者上钩”的韵事。姜子牙在渭水借垂钓自荐,而严子陵则以垂钓暗示本身的高洁。严子陵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刘秀很浏览他的才气,就请他来朝廷做官。严子陵本性奔放,不肯为名缰利锁所监管,隐居故乡,拒不出仕,天天在富春江畔的七里滩悠然垂钓。后人多以二人垂钓故事寄予情怀:“岸草青青渭水流,子牙曾此独垂钩。其时未入飞熊梦,几向斜阳叹白头。”唐代诗人胡曾在这里借姜子牙垂钓的故事慨叹了机缘的可贵,更多的诗人则以严子陵的故事表达了对闲适归隐糊口的憧憬。如汪遵的《严陵台》:“一钓苦楚在杳冥,故人飞诏入山扃。终将宠辱轻轩冕,高卧五云为客星。” 古代帝王中也有不少垂钓迷。汉昭帝曾在琳池建筑豪华的桂台,三秋时节就在桂台下乘舟垂钓,通宵达旦。明太祖朱元璋也喜欢垂钓,相传解缙曾陪他垂钓,朱元璋钓而无获,十分扫兴。解缙为了慰藉朱元璋,就敬重地说:“皇上,别看鱼儿小,它们都是懂得礼仪的。”朱元璋不解其意,解缙就解释道:“有诗为证:‘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一抛荡无踪。凡鱼不敢朝皇帝,万岁君王只钓龙。’”朱元璋听后龙颜大悦。 历代文人中也出了不少垂钓喜好者,像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轼、陆游等,他们在各自的诗作中塑造了差别的渔翁形象。柳宗元的《江雪》是个中的名篇:“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诗人借歌咏隐居在山水之间的渔翁,寄托了本身清高而孤独的感情,抒发了本身在政治上失意的愁闷和苦恼。历代诗人对此诗无不交口称绝,古今丹青高手也争相以此为题,绘出了不少感人的江天雪景图,元代画家马远的《寒江独钓图》就是公认的佳作。 中国作为诗的国家,垂钓诗自然为数不少。“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王维写的是寄情山水的钓者;“竿头钓丝长丈馀,鼓枻乘流无定居。世人那得识深意,此翁取适非取鱼。”岑参写的是超凡脱俗的钓者;“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今来伴江叟,沙头坐垂纶。”白居易写的是故作悠闲的钓者;“鹤发沧浪上,全忘是与非。秋潭垂钓去,夜月叩船归。”杜牧写的是远离尘嚣的钓者;“叶艇悠扬白发垂,生涯空托一纶丝。长短不向面前起,寒暑任从波上移。”罗隐写的是逍遥自在的钓者;“懒向青门学种瓜,只将渔钓送年华。”陆游写的是被逼无奈的钓者;“絮飞飘白雪,鲊香荷叶风。且向江头作钓翁。”马致远写的是心灰意冷的钓者…… 历代诗文中,女诗人写垂钓诗或专写女钓者的也不乏其作。早在《诗经》中就有“籊籊竹竿,以钓于淇。岂不尔思?远莫致之!”此诗是远嫁异地的妇女,思忆旧日少女嬉钓的情景。五代前蜀后主王衍的妃子李舜弦有首《垂纶不得》诗,虽是以鱼喻人,但对女钓者的形象描画,堪称妙笔。其诗云:“尽日池边钓锦鳞,菱荷香里暗消魂。依稀纵有寻香饵,知是金钩不愿吞。”元时女诗人管道升追随丈夫浪迹政界多年,厌倦了虚浮的富贵荣华,就写了四首《渔夫词》,其三云:“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闲去霅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借垂钓劝丈夫弃官归隐,不要再有追名逐利之心。(作者单元:河北辛集中学)

编辑|李晓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