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车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务员 > 玩车 > 正文

"喜相逢"冲刺港股IPO之际

  

本文原标题为:"喜相逢"冲刺港股IPO之际 旗下一分公司人去楼空

华夏时报 记者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两个多月前,汽车融资租赁公司喜相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喜相逢”)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香港主板IPO上市。正当喜相逢上市的关键时刻,该公司爆出分公司疑似失联的消息。

3月3日,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疑似失联融资租赁公司名单”的公告显示,该局2019年部署开展了融资租赁公司梳理排查工作,根据排查情况,有46家疑似失联融资租赁公司。其中,喜相逢的分公司福建喜相逢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下称“赣州分公司”)赫然在列。

“在江西金融监管局排查的时候,恰好赣州分公司全员回总部参加年中会议,导致几天无人驻店,使得金融监管局未联系到分公司的负责人员,因此被列入异常名单,目前已经向当地监管部门递交了报告说明。”喜相逢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汽车融资租赁行业整体营收放缓、净利减少、融资难等大背景下,通过上市拓宽融资渠道或是喜相逢的不二选择。对于分公司疑似失联是否对喜相逢赴港上市造成影响的问题,上述工作人员坚称:“没有影响。”

赣州分公司疑似失联

近期,监管部门对融资租赁公司加强了监督检查力度,上海、天津和深圳接连公示了一批经营异常的融资阻力公司,江西也不例外,一次公示了46家疑似失联融资租赁公司。

记者从江西金融监管局了解到,为了加强行业监督管理,推动行业规范稳健发展,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等六类机构监管联系和情况报告的函》(银保监办便函〔2018〕1952号)有关工作要求,该局于2019年部署开展了对辖区内融资租赁公司的梳理排查工作。并对46家疑似失联的融资租赁公司予以公告,公告期限为2020年3月2日至4月2日。企业如果有异议,可以在上述期限内与该局联系。公告期满后,仍未与该局取得联系的企业,江西金融监管局将按相关规定采取相应的处置措施。

今年1月初,银保监会正式下发《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规定,“失联”是指满足以下条件之一的融资租赁公司:无法取得联系;在企业登记住所实地排查无法找到;虽然可以联系到企业工作人员,但其并不知情也不能联系到企业实际控制人;连续3个月未按监管要求报送月报。

记者在江西金融监管局公布的疑似失联公示名单上看到,福建喜相逢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位于31位。

天眼查显示,赣州分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8日,注册资本为0元。目前,赣州分公司处于续存状态。经营范围包括:汽车租赁;融资租赁业务;机械设备租赁及销售;礼仪庆典服务;软件设计与开发;在网上从事批发零售业;经济信息咨询(金融、证券、期货、保险等国家有专项规定的除外);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实行国营贸易管理的货物除外)。(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喜相逢集团有限公司是其100%控股的母公司。

对于赣州分公司疑似失联一事,喜相逢相关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去年6月份集团召开年中工作会议,赣州分公司全员回总部参加年中会议,导致几日无人驻店,使得金融监管局未联系到分公司负责人员,因此被列入异常名单,2019年12月20日,喜相逢集团已向赣州市金融监管局递交报告说明。”

“经沟通,赣州市金融监管局要求我司在不新增融资租赁业务的情况下,保持现有合同业务完结。目前,我司已向赣州金融监管局报备进行申请。”这位工作人员进一步说。

喜相逢拟香港上市

去年12月31日,喜相逢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拟香港主板IPO上市。而在这个敏感时期,喜相逢的分公司被监管部门列为疑似失联的经营异常企业。虽然喜相逢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此事对上市工作没有影响”,但上市对喜相逢来说不容有失。

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喜相逢成立于福建,是一家汽车融资租赁服务供货商,提供多种有关汽车零售、汽车融资及汽车相关服务之解决方案。2012年之前,该公司主要以经营性租赁的方式提供汽车租赁服务,2012年开始将业务模式的重心转放在汽车零售及融资业务,以直接融资租赁的方式出售汽车。截止去年6月,喜相逢在国内的销售网络遍及24个省市,包括61间店铺。

在经营方面,从2016年到2019年6月末,喜相逢营业收入增速明显放缓,而盈利更是呈现下滑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收入分别为5.37亿元、7.84亿元、10.24亿元,营收增速接近100%。但截至2019年6月,喜相逢半年的收入为5.47亿元,同比仅增长1.86%。同时,尽管喜相逢营收保持增长,但近年其利润却一直在下滑。2016年到2018年,公司盈利为6150万、6082万以及5994万;去年上半年,利润为2168万,同比下降20.02%。

从披露的财务数据看,喜相逢增收不增利主要是由于公司收益成本、行政费用、销售及营销费用的快速增长所致。其中,收益成本的贡献最大。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喜相逢收益成本从3.81亿元增至7.14亿元,增幅87.4%。进入2019年,其收益成本的仍然较高,达到3.73亿元。喜相逢的收益成本上升主要受到存货成本上升的影响。2016年到2018年,喜相逢存货成本分别为3.49亿元、4.88亿元和6.32亿元。去年上半年,其存货成本依然保持在3.26亿元的水平。

此外,喜相逢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也在明显增加。2016年到2019年6月末,其存货周转日数分别为37天、67天、105天和130天。喜相逢表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持续上升主要是公司的汽车零售及融资业务扩张增购汽车所致。”可见,随着汽车数量的增加,喜相逢存货周转日数大幅增加,导致汽车的利用率下降。

不仅如此,招股书披露,以往喜相逢的资金来源主要债务融资和股权融资。2016年以来,喜相逢的借贷平均成本不断上升,由2016年的6.4%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9.3%;资金成本由2016年的0.14亿元增长至0.63亿元。

另外,一个必须面对的是事实是,同业的竞争压力对喜相逢盈利下滑起到了推动作用。一位不具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以整车企业、银行及其关联方为代表的汽车融资租赁服务商拥有雄厚的资金支持。相比之下,以喜相逢为代表的的中小汽车融资租赁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都面临的营收放缓、净利减少、融资难等困难。因此,上市是解决喜相逢等中小汽车融资租赁企业融资难、扩大市场占有率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对此,喜相逢在招股书中亦表示:“为了更高效筹集资金支持增长、降低对债务融资的依赖,是上市的原因之一。”

热门评论